water.JPG

托水缽,走過人生路

前言

日前參加了雲來寺FUN鬆一日禪活動,這活動屬於基礎禪修的體驗課程,對於已經經歷禪二,目標在今年底進入禪七的我而言,並沒有太大的挑戰,只當作偶而和大家共修。來參加此次活動的人,甚至有多位沒有正式接觸過佛教活動,更遑論禪修。但,很奇妙的,活動時間到了,一位瘦弱的法師發聲了,咦!怎麼是外國腔調,輕柔的話語聲卻輕輕的帶動了我內心深處細微的共頻,今天就由馬來西亞籍的常禮法師指導我們這一天的活動。

由於是基礎禪修的體驗課程,課程內容當然都是相當入門,然而我的經驗,每一次參加法會或禪修,即使是再基本不過的原則、相同的佛理,但每一次聽聞,卻都有另一番新的感動與心得,今天只有15分鐘左右的打坐,兩次的八式動禪,其他大多為觀念的講解,互動式討論,因為下午的雷陣雨,課程並將戶外禪變更為托水缽活動。

托水缽

由來,話說古印度時代流傳著一段故事,某國國王長時供養一位僧人,但多年過去了,看不到這位僧人的修行進展,國王召來這位僧人,由於長期未見成績,欲將其處死,惟給了一個最後的機會,如果這位僧人能夠托著盛滿油的缽,走過國王沿途派人恐嚇殺害、美女歌舞、淒風苦雨等等的考驗,而能夠一滴油也不溢出的話,就放其一條生路,故事的結局是,這位僧人戒慎恐懼,小心翼翼護持油缽、體會了如何護持自己一心不亂,而超脫死生之礙。

雲來寺的托水缽,走過人生路

活動或說遊戲開始了,大家由雲來寺一樓南側後方依序以慢步經行的方式開始,南側到北側大約40公尺,托著九分滿的水杯不溢出的走過40公尺,對我而言,輕而易舉吧,平常心,平常心,不自滿,不緊張,心無波動。遊戲開始了,到我了,開始要托起水杯了,長長的長條桌,三公尺有吧,水杯一長排縱列著,喔,聰明人當然要取最前面的水杯,這樣風險就可以減少三公尺,以慢步經行的步伐計算,起碼有十幾步,嗯,果然最遠處的水杯少了好幾杯,最靠近起始端的水杯則減少無幾,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經過腦中稍微聰明,又稍微慈悲的幾秒鐘算計後,決定托起最靠近身邊的水杯。

由高約一公尺的長條桌托起到胸前也有半公尺吧,半公尺的晃動,沒問題的,九分滿的白色水杯依然靠著表面張力稍微晃動而已,在水與光影晃動下,隨著托起的動作,我的心不是放下,而是承擔了一杯水的重量,這一杯小杯水的重量在緊張、或謹慎、或責任感、或榮譽心的因緣下異常的重啊,開始了,開始了,沒有回頭路,沒有暫停時,沒有膽怯心,這一托起水杯的同時,將可以證明我念佛、禪坐的功力達到一定程度了吧,喔,這麼想就是妄念,就是自滿,才一下子我已偏離正途,一心不亂,無所住而生其心,立刻收攝我的心,緩步經行前進,心不再飄逸,不再有妄念,往40公尺外的終點慢步經行而去,一切平靜,順利的進行著,慢步經行時,一旁,似乎是遊戲的設計,不時有義工攀談著,要分散我的心神,但無礙,速度實在太慢了,偶而腳步也會有不穩的時候,前面的20公尺好像走了5~10分鐘一般,然而水杯表面大致是平穩的,偶而的晃動,並不會讓水溢出來,這趟考驗會平穩通過吧,對我而言,當然不構成考驗,但當走過中庭後面大片壁面時,雷雨中吹過來的強風,因璧面風切的關係,竟然將剛抬起左腳的我吹得晃動了,水杯當然也波濤洶湧,天啊,這麼小小一杯九分滿的水竟然可以以波濤洶湧來形容,不可小覷啊,心一亂,步伐一亂,這大半路程的努力就要全功盡棄了,還好,只是小波瀾,水並未溢出,我平安的度過了一個不算什麼的危機。

過了大半路程了,前方一樓北面端的義工更多人了,有點吵雜聲,不知是不是刻意設計來擾亂考驗的,戒慎恐懼,小心翼翼的續往前行,剩十公尺了,但調整眼光視野,將視線前望,咦,怎麼托水缽的隊伍往右側偏著轉向了,好吧,應該也不是太大的挑戰吧,終點應該是在雲來寺大門北側外面吧,在那裡將水和水杯收集是一個合理的地點,但這裡的景物較雜亂了,視線焦點不再只是與水杯短短半公尺間,必須注意環境四周,近處與遠處的視野如何取得適當的協調也是重點了。這一轉折會多出三十公尺吧,沒關係,一心不亂,默念佛號,繼續慢步經行前進;但,怎麼,大家往地下室齋堂的樓梯間走去了,喔,這有點挑戰了,由一樓大廳進入樓梯間,光線立刻變暗下來,第一次要跨過小小的門檻,嗯,還好,還好,不是太大的考驗,等一下要跨下階梯時小心謹慎就好了。

終於要跨下階梯了,慘,第一步整個身體重心的下墜,與腳步放下到下一階梯時產生的衝擊力道,將一兩滴水溢了出來,我失敗了,我全功盡棄,但這活動還是要繼續下去,托缽隊伍不容我放棄脫隊,也好,只是一兩滴溢出,法師和義工也看不出來,不會知道吧,被問到有沒有溢出時,要承認嗎?喔,一下子的念頭就墜落地獄,人非聖賢,孰人無過,小過失,失去了就失去了,錯了就錯了,反省一下,看往後如何改正,嗯,要用方法,對,不夠沉著,太過輕忽,不夠專注,不夠真誠,接下來的兩三階沒有再溢出來了,但這樓梯轉角的大角度與三角不等幅的寬度再次讓我的水杯溢出了一兩滴水,別難過,別灰心,我盡力了,要更專注,沒有感傷的餘暇,我必須繼續謹慎放步前去;終於下到齋堂了,跨過小小門檻,我存活過來了,雖然不是那麼的圓滿,但我知道那裡有錯,應該怎麼改進了,下次,或下輩子,或餘生,我知道大方向與原則了,我會細心經營,努力維護。

但下到齋堂不是終點,放眼望去,常禮法師怎麼站在那遠遠的四十公尺外,助理監香法師稍微大聲的斥喝,專心、肩膀不要繃緊、放輕鬆,喔,阿彌陀佛,繼續下半場的試煉吧。一開始,義工舉著牌子,什麼!托著水杯原地轉三圈,喔,苦啊,水會隨著離心力往外潑出去吧,但,實際上,只要小心呵護,托著水杯轉圈並不會讓水溢出,嗯,我還是有希望的,雖然不完美,雖然不圓滿,接下來,雖然四十公尺的距離被活動設計依齋堂座位,硬是多出了幾倍之遙的距離,但,我可以撐過去的,我的扥缽路,我的人生還是可以接近圓滿的,繞過幾排桌椅,隊伍快慢的差異越來越分歧,有人大膽或不是那麼在乎的以快步,從我的身旁穿越,喔,師兄,不要撞到我啊,我不想被你無所謂的態度破壞了圓滿;當然更多是比我更看重這次挑戰的人,小心到讓整個隊伍停頓了,義工拉出另一線來,讓我超越這幾位謹慎派,嗯,我必須肯定自己,我的功力應該比這幾位強上許多吧,喔,我又自滿了,一自滿,就要有失敗了嗎?以為安逸了,放鬆了,滅亡隨時來到,我必須更專注,更謹慎,更謙虛的處理。

來到另一排餐桌的盡頭時,兩邊被綁上橡皮圈,義工舉牌,跨過去,難嗎?沒時間多想了,依方才下樓梯的要領即可吧,果然又平安通過了,欸,不行,我又自滿了,默唸佛號,就快要抵達終點了,絕對不能讓這短暫的順境形成成功的障礙,不自滿、不急燥、不自輕,當再經過另一排桌椅時,義工舉牌,蹲下再起立三次,天啊,這重心會穩嗎?但小心翼翼的,不再擔心害怕,我可以放開了,於是平安通過考驗,但這次不敢有絲毫的興奮情緒,不敢懈怠的繼續謙虛、專注的默唸佛號走向剩餘的路程;快接近下一關時,眼前,天啊,前面的,你們在幹什麼?一個一個跳了,就這樣跳起落下,啪!啪!灑!!!每個人水杯裡的水,無情的,殘忍的潑了出來,天啊,為什麼要這麼殘忍,怎麼大家一個一個像是自我毀滅一般,一一跳起,水一一潑出,得道的希望,一一幻滅,天啊,我能逃走嗎?該來的還是要來,明明知道要做什麼動作,義工所舉的牌子,這次不是用電腦印出來的,是用原子筆寫的,原地跳三下,原子筆寫的,所以看不清楚,有點想耍無賴、有點不甘、有點怨恨、有點難過,不敢面對,腦中諸多影像一一浮現,彷彿瞬間回憶了自己一生一般,我的修行就要功虧一簣了,就是現在了,我要毀滅了,我能逃避嗎?我能保存實力,等待我的修行達到更高境界時再來接受考驗嗎?人生不能重來,這遊戲一點也不好玩。好,最後的可能,我跳起時要讓身體保持直立不偏移,讓水在地心引力與向上推力及水杯重行接住水的時候保持最完美的平衡與後續神奇的承接角度,阿彌陀佛,請賜予我力量讓我度過難關,我這輩子盡我所能幫助他人,我或許雞鳴狗盜,但絕未做傷害別人的事,我是可以被期待的,我,求求佛陀菩薩賜予我力量,我,跳了,我終究要依遊戲的規矩跳的,我在人生中也要依人生的基本規範實踐的,沒有賴皮,心甘情願的離地跳起,水,潑了,水,當然會潑出來,神仙菩薩來跳,一樣會潑出來的,但我心裡的眼淚滴了下來,嗚,嗚,我的努力,我一生 的努力,竟在這快要達到自以為滿意的最後一步時,面對這殘忍的毀滅;還有兩次,還要跳兩次,我要讓剩下約一半的水,儘量留在杯裡,懷著悲壯的心情,沒有逃避,不得不的心甘情願,小心翼翼的離地跳起,水再次潑灑出來,腦中,怨憎會、愛別離,好苦、好苦、好苦,好痛、好痛、好痛,我不甘心,為什麼?就是終點了,在這遊戲的前一百多公尺距離間,我只有兩次小小的閃失,不算圓滿的圓滿,不算完美的完美,為什麼就是終點了,我卻要受到這麼大的打擊,我這一趟旅程失敗了,我徹底失敗了,之前的修煉完全沒有意義,完全化為烏有,水還留下三分之一到一半左右,沖沖的收拾悲傷莫名的情緒,將水及水杯收拾好,欸,殘酷的遊戲,殘酷的人生,我就這樣失敗了,不是九十分,不是七十分,也不是五十分,失敗了就是零分,法師站立在前面幾步的地方,羞愧萬分的走向他,我,我,我的意義,我存在的價值,我的努力,所謂的修行,恍恍惚惚,不知如何面對,法師依舊親切溫柔的話道,上去休息,享用一下點心……………………,喔,是什麼點心?是那德山大師的三心點心嗎? 『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不知大師您是要點那一個心?」喔,我………………….

天啊,一般托水缽遊戲就是遊戲,是皆大歡喜的遊戲,為什麼常禮法師要這般的考驗我,人生到了盡頭,眼看就要幾乎完美的過了,結果到頭來,一切皆成空,無常啊,好苦,好苦,好苦。

上到禪堂,義工師兄正在品嘗那點心,我也只能收拾一下落寞的心情,陪著義工師兄,看這金剛經的三心點心是什麼滋味。人終究不可能通過每一項考驗,即使很完美,很圓滿的度過了大半輩子,最後還是要遇到人生八苦,我盡力的過著每一天,我真誠的對待每一個人,我盡力的做著每一件事,我盡力的守住我的心,我必須誠實面對我自己,我也必須善待我自己,即心即佛,沒有佈畏,沒有懷疑。

 

 

後記:除了托水缽的震撼外,這次禪修的八式動禪也有新體認,以前做八式動禪不就只是打坐前的熱身體操罷了,但這次專注的做著八式動禪,緩慢中睜開雙眼,四周的人、物、景已不再干擾我心,動禪中,所見景物、人就是單純的景物和人,我稍微體會到””的滋味了。

:

雜阿含經卷24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波羅奈仙人住處鹿野苑中。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世間言美色,世間美色者,能令多人集聚觀看者 不」?

諸比丘白佛:「如是,世尊」!

佛告比丘:「若世間美色,世間美色者,又能種種歌舞伎樂,復極令多眾聚集看不」?

比丘白佛:「如是,世尊」!

佛告比丘:「若有世間美色,世間美色者,在於一處,作種種歌舞,伎樂戲笑,復有大眾雲集一處。若有士夫不愚、不癡,樂 樂、背苦,貪生、畏死,有人語言:士夫!汝 當持滿油缽,於世間美色者所及大眾中過。使一能殺人者,拔刀隨汝,若失一渧油者,輒當斷汝命。云何比丘!彼持油缽士夫,能不念油缽,不念殺人者,觀彼伎女 及大眾不」?

比丘白佛:「不也,世尊!所以者何?世尊!彼士夫自見其後有拔刀者,常作是念:我若落油一渧,彼拔刀者當截我頭。唯一 其心,繫念油缽,於世間 美色及大眾中,徐步而過,不敢顧眄」。

「如是比丘!若有沙門、婆羅門,正身自重,一其心念,不顧聲、色,善攝一切心法,住身念處者,則是我弟子、隨我教 者。云何為比丘正身自重,一其心念,不顧聲、色,攝持一切心法,住身念處?如是比丘,身身觀念住,精勤方便,正智、正念,調伏世間貪憂;受;心;法法觀念 住,亦復如是。是名比丘正身自重,一其心念,不顧聲、色,善攝心法,住四念處」。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專心正念,護持油缽,自心隨護,未曾至方。甚難得過,勝妙微細,諸佛所說,言教利劍,當一其心,專精護持。非彼凡人,放逸之事,能入如是,不放逸教」。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全站熱搜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