紹興距上海200多公里,長程巴士票價80RMB,很貴,也比動車還貴,不知什麼道理。杭州到紹興坐的的車子不是挺好,想說紹興到上海80大洋應該是高級車吧,結果髒到不行,然後現在已少見的手排巴士,居然就是,也沒特別抱怨,但還沒上高速公路,在紹興市區時速六十左右,煞停一個紅燈時,居然要四十米以上,屬緊急煞車,車內東西有點狼藉,受到第一波的驚嚇,聽煞車聲,煞車顯然不是那種油壓噴水式,開上高速公路後,車子感覺就是一路偏滑,車道線應該是國際標準寬度,但不時偏離車道,駕駛理所當然的開著,其他公路上的大車小車也是常常會偏滑,以為是輪胎問題,但前胎大抵是國際品牌,只有後胎用本地沒聽過的,所以可能是四輪差速器的問題,駕駛的頭始終低低,似乎經驗老到的樣子,冷不防開窗吐了一口濃痰,是那種肺結核的聲音,一路持續偏滑,手機響,右手插進口袋拿不到,方向盤扭了一下,拿了出來,是簡訊,開始看簡訊,過了杭州開始擔心他會睡著,倒是沒有,扭了一下身子,拿出帶來的大餅,手攀附在方向盤上吃了起來。然後又是不斷的吐痰,車子偏滑.........,終於到了上海,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希望人生中最恐怖的乘車經驗就這一次(上次在福建不太有這種感覺的)。另高速公路上,剛開始看到一台廈門開過來的大巴,後面散熱門沒關上,往後掀起,以為是長途駕駛鬆脫不知,後來陸續又看到多台如此,這樣散熱就比較好?而高速公路進入上海外圍時,可以見到交流道與主道槽化線中停有車輛,後來看一台停在路邊的人,站在路旁舉牌,上面好像有幾條路名,往前又看到一台停在路肩,舉牌牌上寫"帶路",真是開了眼界,竟然有這種生意?在蘭亭外,有人跟我問路,問說去江蘇怎麼走,這個我知道,告訴她後,覺得奇怪,看我們是觀光客而來行騙?也不對,但問的方向這麼大,不是問說杭州怎麼走,松江怎麼走,嘉興怎麼走,那他們怎麼到紹興郊區的?從高速公路看上海,哇,這和20幾年前完全不一樣了,雖早耳聞上海已是世界超級繁華大都市,有了心理準備,但還是有劉姥姥進大觀園的震撼。


大陸地鐵叫軌道車,買票不難,機器算不錯



入口外圍因人多,動線都拉得很長,而大的站,往往從路面上地鐵入口到月台,常常感覺是走上一公里那麼遠,進站有稍微大型行李的,被要求進機場那種X光機,有沒有再看ㄚ?真懷疑


大部分的站有這種安全門


大的站都是這般的人潮洶湧,一進上海就被人潮給嚇到,簡同學說,從上海回到台北,就覺得台北怎麼這麼"蕭條",是不是這樣可討論,但以形容詞來說是貼切的


這是下班時間,當然應該都是上班族,可以發現casual wear everyday



有幾站也設計得很時髦



選擇靜安寺作為我們在上海的根據地,靜安寺,聖嚴法師小時在狼山剃度,因戰亂的緣故,到上海大聖寺,在大聖寺只能幫往生者超度做懺,因而在入伍來台前轉入靜安寺佛學院學習。不過這靜安寺因......我一點都沒興趣就是了。



靜安寺與其說是佛教聖地,不如把靜安寺當成商圈看待,寺廟本身也給我這種感覺



最近開幕的台灣銀行上海分行就在靜安寺旁,左邊第二棟,屋頂有吊杆那棟,臺灣銀行字眼還很顯目,國民政府還沒撤退時是在外灘,後續,台灣企銀上海辦事處不知在哪?


靜安寺旁有多處台灣資金開的餐館






猶豫了一下不知吃什麼,最後進了一茶一坐,襬出沙漏,十五分鐘沒到打折。另旁邊一對剛交往男女對談,都是留學美國,聽男的說到過美國哪裡哪裡,女的更不得了,在Cisco上過班,美國全境幾乎跑遍,嚇得我們這種鄉下人一愣一愣的。



這路口,有一邊是14線道



既有裝置藝術,也有投射燈光


我們住的Hilton,應該算是舊建築了,有次下電梯,一樓電梯口,一名洋人在飯店經理面前用英文和服務人員吵架,大意是說,洋人要出電梯時,服務人員不但沒有等他,還出手擋他,搶著出電梯,戲沒繼續看,但這洋人可能以為自己是在上海的租借地吧,時空不同了,希爾頓在上海也排不上檔次的,你們這些洋人快完蛋了(揣摩的)

不過說真的櫃檯人員真的有點跩,或許在商務飯店看到我們這種衣著隨便的背包客有點不習慣吧,在紹興加床,要給服務人員小費,堅持不收,在這收的可快了,不過都有作對等的服務就是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Walk by Faith not by Sight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